日期:2011年03月12日
天氣:陣雨

永華紅木:訴說千年東方人文

  2007年10月的一個陽光燦爛的下午,我和永華紅木的市場部領導彭經理進行了一次會談。

   之所以有這樣一次會談,只因為此前在和彭經理電話溝通時我說的一句話,當時我說:“我覺得紅木是一個很有文化的產品。我想,我們可以做出一些很有文化的東西出來。”

   正是這句話打動了彭經理——后來他告訴我,當時也有幾家廣告公司給他出過方案,但全是拍企業大門、拍車間流水線一類的,“完全沒文化深度”。

   說到這里,要簡單介紹下紅木和永華紅木。

   紅木,一直以來以其高價被視為奢侈品,并從而遮蔽了其背后的文化底蘊。事實上,一件優質的紅木家具幾乎可以和一幅名家山水、書法相提并論。紅木,源起于明代文人,在明代,有一大批文人墨客熱衷于玩賞收藏和家具設計,追求天然、神逸、幽雅的生活意境。文人酷愛琴棋書畫,他們也將古琴的幽遠、圍棋的多變、書法的飄逸、國畫的寫意,融入了家具設計中,營造出了家具造型和裝飾的古樸、典雅、簡約的藝術風格。

   永華紅木,廣東最大的紅木家具制造商之一。作為紅木文化的膜拜者,永華幾乎全部保留了傳統的紅木家具制造工藝:制木、木工、雕花、刮磨、揩漆,嚴格遵循古法守則,所制紅木家具名揚業界,深得藏家贊譽。

   這樣一種文化背景的企業,當他要制作一條企業宣傳片的時候,怎么可以只是拍拍大門、拍拍流水線呢?

   正是深刻意識到這一點,我們才在創意方案上狠下苦功,不斷斟酌,反復推敲,最后創作出這樣一篇創意:除了序幕外,共分成三個部分:《精:紅木文化篇》、《氣:永華品牌篇》、《神:永華工藝篇》,分別從文化、品牌、工藝三個角度對永華紅木進行闡述,將千年華夏人文、璀璨紅木傳奇與永華品牌交織并敘,娓娓道來,營造出厚重、典雅、大器的風格。

   摘錄序幕部分的創意文案如下: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永華紅木企業宣傳片創意


畫面

聲音

1、  幽暗的色調,一枚鑿刀在紅木上雕琢,木屑點點灑落

深沉、富東方神韻的音樂起

2、  鏡頭拉開,一位須發皆白、極富藝術氣息的老者正在雕木


3、  特寫:鑿刀飛舞,木屑飛灑。


4、  特寫:老者剛健的手指。


5、  切換。光線流動,一陣風吹走了木屑,紅木上幾個刻字赫然呈現:
精雕細刻,永華治木


6、  切換。畫面依次呈現一件件紅木家具:靈芝圓臺、洋花寶座、明式木床……


7、  老者起身,衣袂飄飄,須發飄飄,目光深邃。


8、  鏡頭推向老者身后的木刻,定在“永華治木”四個字上,并越放越大……


9、  畫面漸漸淡去。


10、              下略



   這個創意深受客戶青睞,這使得當日的會談賓主皆歡,如同那天的天氣一般令人愉悅。隨后,雙方也很快進行了正式合作。

   這時,我們的問題又來了——創意關過了,制作關又如何過?

   事實上,這是一個執行難度很大的企業宣傳片。為什么這樣說?因為它的美術要求極高,幾乎每一個畫面都要求高雅、精細,創意中還設計了諸如明代文人、白須老匠、傳統的紅木制作工坊等元素——這些元素已大大超出常規企業宣傳片的范疇,而更像一個30秒電視廣告。正因為此,我當時便同制作組的人提了一個要求:把這條片子當成一個30秒電視廣告來做。

   這樣的高難度,永華紅木的高層也心懷不安,彭經理便曾很認真的叮囑我:一定要做好。對此,我同樣報以真誠的回答:你放心,我當成自己的片子來做。

   以下這個花絮或許可以側面反映執行之艱難:

   傳統紅木制作工坊是在廠區內搭建的,現場全部以永華紅木產品陳設,紅木密度極高,無比沉重,當日我們動員了二十幾號工人,竟然從早上八點忙到太陽落山還沒搭好。要知道,通常企業專題片是不需要布景的,即便布景,也沒有這么大動作,這種動作只有拍電視廣告才有。

   難歸難,也有有意思的地方:場景搭完的時候我和美指數了下家具,粗粗統計,笑言:如果這些道具全折成人民幣,至少有2000萬元!馮小剛拍夜宴,一個景也不到千萬元!

   好的創意、好的執行,自然出好片子。2007年即將過去的時候,我們完成了最終交片。成功的喜悅今天憶來已淡忘得差不多,只是記得客戶方說了這樣一句話:“說實話,這個片子我們很滿意。”——其中那個“很”字還特意加重了語氣。

   我們當然“很”高興。




聯系我們 導演手記 影視作品 關于我們